从书记员到四高法官的现实样本:做够了律师再回来

摘要: 做律师前两年比较难熬,要比在法院辛苦,但事实无数次证明,熬过去不死的都会活得很开心。

10-11 07:39 首页 智合法律新媒体

作者 / 上里巴人

来源 / 法眼观察(已获授权)




自2015年商建刚律师成为商建刚法官之后,各地虽然也向律师们抛出过不少橄榄枝,但鲜有律师再愿意成为法官的。终于还是在上海,随着2017年遴选任职前公示的公布,又有两位前律师成为了现法官,一位前学者成为现检察官,其中任文风律师任上海一中院四级高级法官,李骏律师任徐汇法院四级高级法官,杨建峰副教授任上海市检察院三级高级检察官。


根据公示内容来看,任文风律师的简历挺有意思的,1975年11月出生,本科毕业后进入上海市二中院做了三年书记员,然后辞职待业两年,2003年至遴选前在当律师,2017年放弃了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身份,又回到一中院成为一名四级高级法官。从法院出走,转了一圈又回到法院,一个从法院到律师再到法院的典型样本,实现了这两年来许多前法官们出走时的豪言:“等我做律师赚够钱了,再回来接着当法官。”


名单公示以后,许多法官们有点不淡定了,四级高级法官,这是多少基层法官终其一生也难以达到的高度,律师一进来就任四高,对于他们来说总归有点义愤难平。不过实话实说,1975年生人本科毕业进上海法院,只要肯努力,到现在成为四高法院并非难事。至少在笔者周围,70后的法官正是法院的中坚力量,也多是法院的中层干部,四高是标配。仅从时间角度来看,遴选并非给这些“外来的和尚”有多大的优惠。另外,如果不给这些律所合伙人四级高级法官待遇,估计法院也再难以拿得出更过得去的价码。这说明,上海法院在接纳律师进法院这方面确实是诚意满满。

这两年法院也出走了不少法官,从他们反馈的情况来看,从法官到律师的转变,他们也很适应。虽然有着两年回避期的限制,还需要从实习律师做起,但其中的不少资深法官进入律所后享受的也是合伙人待遇。即便没有做到合伙人,在收入上的回报也足以让他们从不后悔辞职的决定。所以不要觉得律师成为四高法官有多么不公平,决定自身高度的还是本身的能力。如果觉得自己的价值在法院没得到认可,走向充分竞争的市场,也许会收获不一样的惊喜。

如果还有人可以谈一谈不公平的话,这个群体应该是司改以后进入法院的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说,匆匆而过的时间才是真正的不公平。根据上海的规定,本科生七年,硕士研究生六年,博士研究生五年,才有资格参加入额法官遴选考试。而且这还仅仅是有了可以参加遴选的资格,能不能成为一名入额法官还得看法院剩下的员额有多少。以后的法官入额必将是越来越规范,越来越严格,消化存量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发展新生力量估计更加困难。所以新人想在法院实现自己的法官们一定要做好长期的打算,而成为四级高级法官可能更是一条漫漫长路。

从律师到法官的遴选,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是实现自己法官梦的一条更顺畅的路,尽管做律师前两年比较难熬,要比在法院辛苦,但事实无数次证明,熬过去不死的都会活得很开心。司改以前,无论是法院人,还是律师,人生前几年的进步不分上下,甚至法院人的进步可能更快,毕竟作为法官接触的案件比律师要多得多。诉讼是经验的积累,经历得越多,收获必然更多。现在,鼓吹法官助理比律师还能得到更多的锻炼的人,不是眼盲就是心盲,当真你就输了。往后几年的发展,事实无数次证明,除非天时地利人和人品爆发,法官的加速度比律师要慢了好几个档,因为律师属狼,在充分竞争的市场里不努力去争就只能被淘汰。

当法官需要情怀,也需要物质基础,虽然许多人可以安贫乐道,对物欲没有特别大的追求,但眼前的生活不易是现实的困难,即便自己可以静心无欲,不去想诗和远方,但对于家庭的责任不能不尽,这也是这些年来法院为何男人越来越少,女人要占大半边天的原因。如果先做律师,积攒下足够厚实的家底,再去实现心中不灭的法官梦,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所以,对于律师遴选不仅不应该反对,而且要大力支持,让法院系统拿出更多的名额给成名的律师,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心怀理想的人实现自己的法官梦。


对于任文风法官,

只想说:

愿你出走半生(其实只有16年),

归来仍是少年。


再多问一句,

前法官们,你们还会回来吗?


再再多问一句,

现法官们,你们想出走吗?


END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转载


首页 - 智合法律新媒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