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位年轻人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摘要: 从一无所有到应有尽有

10-12 02:25 首页 电影山海经

乔治·弗朗叙是朗格卢瓦在一家印刷厂中结实的好朋友,二人因对电影和超现实主义作品的一腔热血,决定开一家电影俱乐部。这一想法在不断演变中,成为了创立电影资料馆的雏形。两个毫无经验的年轻人,是如何一步步徒手创办了法国电影资料馆呢?


论起电影经验,弗朗叙比朗格卢瓦差得远,不过热情却毫不逊色。两人交流起观看布努埃尔的超现实主义作品《一条安达鲁狗》的心得,顿生知己之感。也是年少气盛,虽然都无太多社会经验,两人仍决定自己搞一家电影俱乐部。



一开始得到了让·米特里(Jean Mitry)——他当时拥有自己的电影俱乐部——的指点,找到几家愿意为非商业放映提供拷贝的发行商,组织了第一次放映,放的片目包括爱泼斯坦、保罗·莱尼(Paul Leni)、罗伯特·维内(Robert Wiene)的作品,毫不意外,是以超现实影片为主。



最开始的俱乐部放映活动非常成功,但很快这种方式就无法满足朗格卢瓦和弗朗叙了。他们想要有一种持续固定的方式来管理电影拷贝——这就是电影资料馆的最初想法。


其实这在法国并不是一个新鲜的点子,早在1912年,朗格卢瓦还未出生之时,就有人在谈论电影资料馆的必要性了,但最大的不同是,当时的人们主要是想用电影这种手段记录社会生活,完全没有意识到电影作为艺术也有重要的价值,所以,朗格卢瓦的出发点和20多年前的人们有很大不同。

 


朗格卢瓦想,电影资料馆和时下流行的电影俱乐部都要为大众放电影,但区别在于,前者永久收藏拷贝,不用再四处租赁,而且,不会被流行牵着鼻子走,电影资料馆将以放映过去的经典影片为主。


有了想法,要付诸实践首先需要的当然是资金。朗格卢瓦和弗朗叙都是囊中空空的小青年,自己是万万没有本钱的。这时朗格卢瓦的父亲帮了个忙,他向儿子介绍了一个著名的电影周报发行人,名叫哈莱。哈莱的一个副业是印刷电影海报,正巧弗朗叙很擅长设计海报,于是两人就带着弗朗叙画得最好的海报去拜访哈莱。



一上来三人聊得很开心,其实朗格卢瓦早从报纸上看到过哈莱曾提议保存旧拷贝,但他并不直接说破来意,而是慢慢把他引到那个话题,然后一拍大腿,装出不谋而合的样子,终于说动哈莱赞助他们开始电影资料馆的计划。

 

哈莱给了两人一万法郎,这在30年代绝对是笔巨款。朗格卢瓦买下的第一部拷贝是爱泼斯坦的《厄舍古厦的倒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第二部是《一个国家的诞生》。这是1935年,有了最初的几本影片,法国电影资料馆算是有了雏形。



但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需要有地方存放那些大铁盒子啊。这时弗朗叙提出他认识乔治·梅里爱,可以找他帮忙,梅里爱当时已退休住在巴黎郊区的家里,他告诉两人附近有个废弃的建筑,如果有钱可以买下来修缮修缮,勉强能用。


于是又是哈莱出钱,向市政厅买下了那栋老房子,略加打理,就把朗格卢瓦家浴室里已经快放不下的拷贝挪了过去。然后,梅里爱成了这家资料馆的第一任馆长。

 


哈莱不仅出钱,也有出力,他利用自己在业内的广泛人脉,介绍两个年轻人结识许多发行商。像20年代的几家先锋电影制片公司愿意把整个公司的库藏都交给朗格卢瓦他们去保管,这样馆藏影片数量很快成倍增加。


 

首先是朗格卢瓦的性格使然,还有缺乏经费和人手,从一开始这批拷贝就缺乏有效的分类管理。朗格卢瓦的土办法就是凭大脑印象和用笔记,但他写的笔记没有第二个人能看懂,这样一来,时间一长,资料馆的藏片是多了,但也乱了。

 

另外,他也没有科学收藏的概念,比如电影拷贝应该收藏在什么温度、湿度下最好,他一无所知(当然那时也没人研究过这方面),他抱定一个宗旨,保存电影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映。因此,哪怕是在藏片还不算太丰富的时候,他也放过不知多少场了。


亨利·朗格卢瓦轶事:

第1集第2集


2018上海国际电影节:

史上最早公布的大招


2017上海艺术电影联盟放映:

 日影展票房摇摇晃晃的人间

上艺联常州站纽约放映

一念无明 / 我心雀跃

日本电影大师展日本:艺联海外展

八月 丨 提着心吊着胆 丨

走出尘埃 丨 深流不息 / 生门  

电影与音乐大师展 丨

新西兰:艺联海外展 丨 塔洛 / 黑处有什么 丨

百鸟朝凤 丨 红楼梦 丨 浮生 丨

2016年放映回顾 丨 2015年放映回顾


上海·电影·放映·影迷·交流

电影山海经|电影迷小小的家

微信ID:Cinematographe


长按二维码关注电影山海经


首页 - 电影山海经 的更多文章: